柳胖胖 | 如何让张小龙、张一鸣、蔡文胜等大佬关注你

  柳胖胖 | 如何让张小龙、张一鸣、蔡文胜等大佬关注你

  2019-01-08 22:36

  来源:柳胖胖

  公司

  /微信

  /美图

  原标题:柳胖胖 | 如何让张小龙、张一鸣、蔡文胜等大佬关注你

  今年元旦的时候,我本来打算随大流简单复盘一下我这个公号的2018年历程,但是想了一下,大部份发表的文章可能会只是我思索的一个过程,回头来看不值一哂。

  不过其之中部分评论因为提及某公司或新产品而得到了的公司高层和投资大佬的关注,这些内容可能会算是在特定的时间有过特定的价值,所以我想从这个角度说是说我通过公号评论和这些大佬们的互动趣事。

  我一直是兼职状态更新的这个公号,我写作的初衷,是对自己的思索能够有个记录和总结,但内容本身在被传播之后,如果足够的有诚意和深度,却成了最好的社交方式。

  第一个关注我公号的IT大佬,应该就是这一两年红得发紫的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了。那还是2017年2月,在我发了一篇叫《决战信息流:重提内容分发的网易,发力兴趣流的新浪,以及想做社交的今日头条》的文章便,有个头像看着比较像教师证件照、名字叫张一鸣的人关注了我公号,我当时只想,这是那个真的张一鸣么?

  几乎同一时间有几个自称头条总裁办的好友加了我微信,我才确定这就是一鸣本尊。

  之后我仔细想了一下,张一鸣估计不是因为我那文章信息流部分的内容写下得有多好就关注我了,他们自己的理解和实操只会更深,他关注我可能会是因为:在两年前那个抖音还未起势头条国际化仍未大成的时间结点上,我就点出了头条可能染指社交的的野心。

  那篇评论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点是,评论里提到的微博副总裁王高飞在财报电话时会议里的所谓原话,其实是我听完此后用自己的书写进行的概括阐述,因为word by word去重听复写下一次觉得太麻烦了。

  之后这段话在业内被很多人当做了高飞说的原话,我每每看到一些科技行业大G在评论里直接引用这段话的时候,小腹会升腾起一股暗爽:“哟,你丫也悄悄看我文章呀?”

  不过,这段话放在2016-2017年的时候显然非常极为重要,因为它完全完美点出了新浪和头条竞争的破局关键点:相对纯信息流产品,微博有社交的关系上的优势,一方面,微博的信息流已经从纯时间流到的关系流再到浓厚兴趣流改变,而兴趣流就是基于下降新应用程序使用门槛和提低中高频用户的使用时长为目标的;另一方面,纯信息流产品的问题在于没有以内容生产者为中心的社交的关系,应用程序无法有效保存。而中国的手机应用程序普遍时会在12个月底左右换一次智能手机,纯信息流产品多半需要重新的获取一遍用户。

  到了2018年的时候,高飞这段话的后半段被证明为真,今日头条app的快速增长放缓,主因恰是由于头条用户对内容本身的关注远超内容发布者甚至远超背后的平台,所以互动差登录率也差(部份因为被监管)。

  同样的内容在今日头条看还是在搜狐新闻看,只不过没太多差别。这个问题之后虽然在抖音身上获得了相当好的改善,但只不过并从未根本性的解决公域私域流量的问题。

  第二个关注我公号的大佬应该是美图的老板蔡文胜了,我和他两者之间的互动要更为有意思一些,当然,陈老板染指的生意可不只有美图而已。

  当时美图的招股书公布出来是某天的清晨,我刚好在第一时间看见了。因为美图在网民内心的名气确实不低,但大家对它的模式特别是在是它怎么赚钱的质疑极大,所以我就写了一文章解读它的再版招股书。

  不过美图上的是当时还未实施同股各不相同权的港股,在IFRS准则下关于一些优先股的公允价值计算和美股消费市场(GAAP准则)有所各不相同,所以市场当时一片赞叹说美图成立以来居然怒亏63亿人民币,实际上是亏了11.38亿。

  因为我发的帖子上到了雪球热门话题,里面没有就优先股的什么事做出特别解释,所以蔡经理直接在雪球和我私信表示要沟通下这个问题。

  当天他找我的时候是晚上10点半左右,我的第一想法是,这是蔡文胜的真实帐号吗?如果是应该也是陈总助理,本人没适当这么晚还亲自发私信沟通吧?

  结果我发现我错了,这显然是陈总本人,然后我们加上了微信。他把CFO拉上和我做了很细腻的沟通,我后来也专门发了一文章解读此事:美图真亏了63亿这么多吗?当然,这些都救回不了美图的股价。

  不过,就这一件事上来说是,我是敬佩蔡文胜的。也可以说是福建富商足够接地气,不拘定法,亲力亲为,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创始人精神。我真的放在今天BAT&TMD很多中高层职业经纪人身上,遭遇类似问题,反而会是找个底下干活的来出面沟通。

  名义上是管理工作赋权,实际上是打工心态。

  第三个大佬就是微信之父张小龙了,和小龙的故事情节也比较简单,就是在去年12月搜狐年时会张小龙演讲和微信7.0发布后,我分别写下了两篇关于张小龙vs张一鸣、微信vs头条的价值观差异和微信大改版可能会的因素和后继发展研究,分别是:和

  小龙的关注让我觉得,起码某种程度上,我对他的理解他是认可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批评张小龙是不是老了,真的过气了,微信这次的时刻和好看貌似实际使用量不及预期;而同时也显然有不少人开始对头条的新产品力比较膜拜,毕竟统计数据说话结果为王,草莽发展阶段的遗留问题可以等到公司从小了再解决。

  善良和聪明究竟哪个重要,我觉得其实并没有普适的答案,在各不相同场合下也许必须有一些不同程度的取舍。不过微信和头条在新产品上的理念纷争,可能会在仍未来1-2年内就可以见个分晓了。

  因为提及张小龙的这两文章,还有一些大佬关注了我,比如罗振宇罗胖、莉莉丝的副总裁王信文(一手打造过爆款新游戏刀塔传奇和炉石传说是)、创业邦周刊创始人南立新和MacTalk池建强等人。

  罗胖关注我只不过就在他2018跨年演讲前几天,所以也非常感谢他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看一下我的文章。

  王信文就更为有意思一点,他自己也有一个公号,固定在每周四的凌晨更新。12月份他也写下了一篇关于心地善良和机智谁更为重要的评论,估算是因为找素材的时候看到了我的评论顺手关注了我公号。

  然后,我在他的评论里也确实读到了一些我评论提及过的内容的影子。所以,当时我的小腹显然又升腾起一股暗爽。

  要说2018年自己最得意的作品,肯定是这篇美团的边界,滴滴的危局,以及开始挑战AT的莆田双雄。

  此文的故事说来话长,原本只想追个美团并购摩拜的热点,但因为拖延症复发在看了很多文章后发现能写的都被写过了,最后没办法只能通过王慧文的象限学说去解释美团分界线来写下这文章了。

  回头来看,这篇文章能火,可能会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反驳了整个业界长期以来关于美团到底有没有边界的质疑和猜只想。

  这篇文章经过大概一周多的时间渐渐到了10万+,然后红杉的合伙人周逵关注了我并加了我微信,关于他的牛逼背景大家自行网易。然后还有IDG、真格等基金的小伙伴们也来加了我微信,包括一些我之后不并不知道名字的隐形资本圈大佬。(部分大佬的背景我网易后令人咋舌。)

  我仍然觉得2019年中国互联网的竞争时会进入搜狐+美团 vs 阿里+头条之间的终极PK,不是说站好队落好位的拉帮结派,而是相互撕扯之之中的必定进程。相对百度和滴滴稍显封闭的业务构造,后面四家都形成了足够对外开放的生态环境,且这俩组合每对都基本涵盖到了中国网际网路所有的中国网民和所有的新产品模式。

  其实莆田双雄这篇文章也主要是把这几家之间PK的格局,重新梳理出了一个脉络。一年前业界在这一点上的广泛认知还没有非常清晰,主要是对美团的边界和头条的成长还有诸多质疑。我确信站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大多数人时会看到这个格局早已形成而且是难以避免的。当然在这巨象博弈之之中,也还有许多可能对战况结果形成强烈影响的游戏内,比如快手,比如拼多多,比如微博。

  2018年最伤感的事,是自己费了挺多心力和时间去去找人聊+自己思索后写下的较短视频2018:慢手为什么输,腾讯凭什么追,头条的屋顶在哪里?这篇文章反而阅读量上算是一般的(反正没达到预期),而各花了不到半天时间写的两篇张小龙的评论都迅速超过了它。

  所以,2019年如果我能有更为多时间,公号的定位是追求少而优质的深度相连,还是追求极大更多的阅读量,也到了需要做出一个取舍的时候了。

  最终我只想说,感谢仍然耐心阅读我书写的各位,也恭喜关注了我公号的你们,因为你们的品位和张小龙、张一鸣、蔡文胜、罗振宇们一样棒!

  送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论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腾讯号系信息发布平台,腾讯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标签:

头条文章